商丘市陽光檢務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明建設文明建設

正确理解與适用綁架罪 “情節較輕”行為的實證分析

發布時間:2016-11-02浏覽:1094來源:商丘市人民檢察院作者:未知

  

正确理解與适用綁架罪
“情節較輕”行為的實證分析

 

文/李寒華

       案情:2013年7月3日晚,被告人幕某賓、薛某旺、薛某賓、薛某凱、薛某鑫預謀後,由薛某賓駕車帶着幕某賓、薛某旺将被害人周某某從商丘市團結路綁架至商丘市南高速口附近一小樹林,薛某賓駕車離開。幕某賓、薛某旺逼周某某脫光衣服,以将其殺害和拍裸照發到網上相威脅,向周某某的老闆于某源索要贖金10萬元(後降至2萬元)。後幕某賓将薛某賓、薛某凱、薛某鑫召集到小樹林外,将周某某裝有銀行卡的錢包交給薛某鑫等人,由薛某凱、薛某鑫利用POS機查詢周某某的銀行卡贖金是否到帳,其間幕某賓等人多次打電話索要贖金。次日淩晨5點多,周某某被公安人員解救。在綁架過程中,緻使周某某受傷,經鑒定屬輕微傷。
       在對被告人幕某賓等五人提起公訴時,對五人的行為構成綁架罪均沒有異議,但是否屬于情節較輕的行為存在争議,一種觀點認為,幕某賓等五人的行為不屬于情節較輕,應在十年以上量刑;理由是:幕某賓等五人有預謀有準備開車被害人綁架至荒郊野外,逼其脫光衣服,以不拿錢就将其殺害和拍裸照發到網上相威脅,向被害人老闆索要贖金,且對被害人有毆打行為,直到第二天淩晨五點多才被公安人員解救。雖沒有造成被害人輕傷以上後果,也沒有造成财産損失,但逼一個女孩當着被告人的面脫光衣服的行為明顯是對其人格的侮辱,對其造成了嚴重的心理恐懼和精神傷害,因此不能認定為情節較輕的行為,應在十年以上量刑。
       另一種觀點認為應當認定情節較輕,應當根據《刑法修正案(七)》第六條的規定,在五年以上十年以下量刑。理由是:綁架罪是比較嚴重的刑事犯罪,它既侵犯公民的财産權利同時也嚴重侵犯公民的人身健康權利,往往造成人身傷亡。這也是原刑法典對此規定較為嚴曆的刑罰的原因。但是本案中,被告人的行為既沒有造成被害人輕傷以上的後果,僅僅是輕微傷,也沒有造成财産損失,有的被告人僅起了幫助和輔助作用,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顯然量刑過重,有違罪刑相适應原則。法院最後也是認定了情節較輕,分别判處被告人五年六個月到九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那麼,如何在司法實踐中正确理解和适用綁架罪的情節較輕行為直接關系到被告人刑罰的輕重。筆者根據工作實踐談一點個人粗淺的看法。
       一、法定從寬量刑情節不能認定 “情節較輕”
       (一)将法定從寬量刑情節視為“情節較輕”的内容有違禁止重複評價的原則。刑法總則規定的法定從寬量刑情節主要包括自首、立功、犯罪預備、未遂、中止、從犯、未成年人等。因為對于具有法定從寬量刑情節者,本身就可依法從輕、減輕、免除處罰,而《刑法修正案(七)》又對“情節較輕”設定了較輕的刑罰,若将法定從寬情節作為認定“情節較輕”的依據,則意味着對法定從寬量刑情節的重複使用,違反了禁止重複評價的原則,對被害人是不公平的,也是有違立法本意的。
       (二)從司法實踐的通常理解來看,刑法分則規定的法定量刑情節一般也不作為“情節較輕”的内容。以與綁架罪規定較為相似的故意殺人罪為例,刑法對故意殺人罪也設置了“情節較輕”的條款。司法實踐中對于故意殺人罪“情節較輕”的理解較為一緻,通常認為包括大義滅親殺人、出于義憤殺人、因受被告人長期虐待迫害而殺人、溺嬰等情形。這些情節基本上是基于殺人行為的起因、動機等方面考量的,并不包括刑法總則規定的法定量刑情節。對于綁架罪“情節較輕”的理解,可參照此精神來把握。
        二、認定“情節較輕”應根據法益侵害程度進行判斷
      (一)是否造成了被害人輕傷以上後果或勒索了較大數額的财物。刑法修正案(七)之所以對綁架罪增設情節較輕的條款,是因為一些特殊情形下發生的綁架行為對法益的侵害程度較低,若在原來綁架罪設定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起刑點量刑,有違罪刑相适應原則。因此,是否屬于情節較輕首先要看綁架行為對法益侵害的嚴重程度。綁架罪侵害的法益既包括公民的人身權利,也包括财産權益。若綁架行為造成了被害人人身傷害的後果(如輕傷以上)或勒索了較大數額财物的,則體現出較強的法益侵害程度,一般不宜認定為情節較輕。
       (二)法益侵害程度的判斷隻是認定“情節較輕”的前提。綁架罪是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人民群衆生命财産安全的暴力犯罪,應當設定較重的法定刑。此次《刑法修正案(七)》增設“情節較輕”的條款,也并非要整體下調對綁架罪的刑罰打擊力度,而主要是為增加刑罰的彈性,以适應處理一些較特殊的綁架案件的需要,防止量刑畸重。因此,應當避免形成“凡未給被害人造成人身傷害和财産損失的,都可認定為情節較輕”的認識。應在法益侵害程度判斷的基礎上結合具體案情進一步分析。
       (三)在法益侵害程度判斷的基礎上,具有下列情形的一般應認定為“情節較輕”。1.綁架後未勒索财物而主動放人的。綁架罪系行為犯,綁架後并未勒索财物而主動放人的也成立綁架罪既遂。但行為人綁架他人後出于悔悟或懾于法律威嚴等原因,未勒贖而主動放人的,社會危害性和人身危險性較小。若對此種危害性較小的行為也一律處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刑罰,罪刑明顯不相适應,故可将其歸入情節較輕的情形之一。2.因合法要求、利益得不到滿足、保護而實施綁架人質的過激行為構成犯罪的。例如在城市拆遷過程中合法權益被侵害、農民工為追讨欠薪等情形下,為引起社會、政府關注和重視而綁架人質的。3.被害人有嚴重過錯,行為人出于氣憤、報複等原因實施綁架犯罪的。例如因婚姻、感情問題産生糾紛,感情受欺騙方出于洩憤、報複、索取賠償等目的實施綁架行為的。由于此種犯罪有一定的起因,被害人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并且通常發生于特定人之間,對治安秩序及人民群衆的社會安全感破壞較小,相比之下危害性也較小,故可認定為情節較輕。4.發生于親屬之間的綁架犯罪。對發生于親屬之間的綁架犯罪,若被害方在事後表示諒解被告人的,認定情節較輕有利于發揮刑罰教育、感化的功能和增加社會和諧因素,符合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5.為索取真實債務而綁架債務人,索要财物數額過大的。根據刑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行為人為索取債務而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應以非法拘禁罪定罪處罰。但是對于行為人索要财物的數額明顯超過債務本身的,以綁架罪追究刑事責任并無不當。但考慮雙方之間畢竟有一定的債務存在為基礎,仍有别于單純為勒贖而随意選擇目标作案的綁架犯罪。在行為人索要的财物數額過大而應以綁架罪追究刑事責任的情況下,可結合具體案件認定是否屬于情節較輕。當然,對于僅以索債為名,以并不存在的債務為借口綁架并勒索财物的,應以綁架罪追究刑事責任,并且一般不得認定為情節較輕。6.行為人索取的财物數額确實較小的。對于行為人因生活所迫等原因實施綁架行為,僅勒索少量财物的,如已構成犯罪,亦可認定為情節較輕。
       (四)不應或不宜認定為“情節較輕”的情形。1.行為人實施的綁架人質的行為雖未造成人質傷害和實際取得财物,但造成其他嚴重後果或惡劣影響的。例如行為人綁架人質并提出危害國家安全、社會穩定的政治要求的;人質親屬因恐懼等強烈精神刺激而精神失常的;綁架他人動機十分卑劣的等,不應認定為情節較輕。2.綁架過程中實施其他犯罪行為的,例如綁架過程中猥亵、強奸被綁架人 的。3.對于行為人僅因公安機關及時解救、被害人反抗等客觀原因而未實際勒索到财物、未對被害人造成傷害後果的,應具體情況具體分析,不宜簡單認定為“情節較輕”。
       通過上述分析,具體本案,筆者認為:對被告人幕某賓等五人的綁架行為不宜認定情節較輕,因為雖被告人沒有實際勒索到财物,也沒有造成被害人輕傷以上後果,但是在具體綁架過程中,在荒郊野外,夜深人靜之時,逼迫一個女孩脫光衣服,還以殺害扔到井裡拍裸照發到網上相威脅,顯然是對被害人的猥亵行為。沒有勒索到财物也不是被告人出真誠悔過而放棄了犯罪行為,而是因當事人及時報警公安機關及時解救的客觀原因,因此對被告人幕某賓等五人不适用情節較輕,應在十年以上量刑。為體現罪刑相适應原則,對在犯罪過程中起次要和輔助作用的被告人認定從犯,可以依法予以從輕或減輕處罰。      
                                                                                                   (作者系梁園區人民檢察院專職檢委)